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短篇黄文小说在线阅读哦….好大好粗…好硬.不要

峰子头像
北京私人导游司
2021-12-03 09:20:17 阅读
云七念在钢琴前坐下来。

她先是在人群中扫了一眼,没看到顾景琛的人影。

心里虽然有些失落,但还是认真介绍道:“今天我要弹奏的这首曲目是《Howdoilive》,翻译成中文的意思就是《无你不活》,仅以此曲,献给我的丈夫顾景琛先生。”

云千羽正暗自盘算,听到她的话,脸色大变。

什、什么?

不是说好的要在台上指控顾景琛婚内强.奸吗?怎么忽然变成表白了?

而此时,刚好和叶乘风一起走出来的顾景琛听到这句话,也狠狠一震,抬眸往舞台上看去。

只见舞台上的女人漂亮大方,眉眼间丝毫不见以前的刁蛮骄纵,美得就像是遗世独立的公主。

她微微低着头,修长的手指放到琴键上的那一刻,流畅悦耳的音符立马流淌出来。

云七念其实对音乐很有天赋。

毕竟,她的母亲可是曾响誉乐坛的天后叶晚心。

只可惜,前世她听信了苏泽和云千羽的话,觉得弹钢琴没什么出路,所以练到半路就放弃了。

而这一世,她再也不会那么傻。

她会紧紧抓住自己的天赋,总有一天也会像母亲那样站在世界之巅,成为让众人仰望的存在。

就在云千羽气得咬牙时,苏泽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混了进来。

“千羽,你不是说她会在上台表演时控告顾景琛强.奸吗?怎么变成献曲了?”

云千羽没好气的道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顿了顿,到底还是不甘心的将那口恶气压下去。

“算了,她不指控也没关系,反正那杯酒她喝下去了,今天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结果,倒是你,我让你安排的人你安排好了吗?”

苏泽冷酷的笑了一下。

“马上就到了,你放心吧!”

云千羽这才放下心来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此时,舞台上的琴声已然变得缠绵悱恻,情意绵绵。

云七念想起前世顾景琛对自己的好,无论她想要什么,他都会想办法弄来,只要她皱皱眉头,让她不开心的事物就会立马消失。

除了将她困在自己身边,好像没有在任何方面亏待过她。

而她呢?

因为某些原因一直排斥着他,想尽办法的逃离他,甚至还动过要杀他的念头。

直到最后一刻,面对云千羽在车上绑着的炸弹时,他不顾一切的将她推出去,自己却开着车冲下悬崖。

那时她才明白,这个男人对自己是怎样的情根深种。

云七念的眼眶渐渐红了起来,台下的宾客也有些动容。

本来是一首很甜蜜的情歌,可不知道为什么,从云七念的指间流淌出来,却莫名带了一股哀伤的气氛。

那种生死相随的感情,即便不说,大家也已经从曲中感受到了。

原本外界还一直盛传顾景琛和云七念感情不睦,现在看来,哪里不睦了?

人家分明恩爱得很。

不止是宾客,顾景琛也有些意外。

他还记得刚才云七念介绍的曲名——《无你不活》。

无你不活……是没有他不能活的意思吗?

云七念,你忽然间变成这样,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?

若是假意也就罢了,若是真情……

既然给了人希望,就不要再让人失望,否则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些什么。

一曲毕,掌声雷动。

有些女宾客甚至都感动的哭了起来。

天!这是什么神仙曲子?也太好听了吧!

云七念的手指是开过光吗?居然能将一首简单的曲子弹得这么好听!

云七念的心情也有些激荡,她坐在那里,缓了半响才抚平心中的情绪,站起身朝台下鞠了一躬。

正准备下台,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,紧接着就看到一群便衣警察闯了进来。

“我们收到消息,有人在宴会上捣乱,请大家配合我们检查一下。”

众宾客脸色大变。

原本感动的氛围一下就消失了,大家面面相觑。

云七念眼眸一紧!

来了!

前世就是这样,当她在舞台上控告顾景琛婚内强.奸,气得顾景琛拂袖离去之后。

她忽然就毒.瘾发作,而这时,警察正好闯了进来,不仅将她抓了个正着,而且还从她包包的夹层里搜到了一小包K粉。

这件事,当时轰动了整个平城。

所有人都知道了,她在外公的寿宴上吸.毒。

天之骄女,至此陨落。

而检举揭发她的云千羽,却成了大义灭亲的代名词。

云七念的大舅叶御风扶着叶老爷子走过去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警察显然是认识他的,微微低头,“叶老先生,我们接到线报,有人在您的宴会上捣乱,所以需要对这里进行封闭搜查。”

叶御风皱眉。

“是不是误会了?今天在场的都是商政圈的名流,应该不会……”

就在这时,云千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不敢置信的捂住嘴。

一个警察敏锐的发现了她的不对劲,走过去,“这位小姐,怎么了?”

云千羽目光闪烁,“没、没什么。”

“知情不报也是犯法的,还请配合我们的工作。”

云千羽微微一颤,这才为难的看向云七念。

“我、我刚刚好像看到她躲在洗手间里……我不确定我有没有看错,肯定是我看错了!我妹妹是无辜的!”

这话一出,全场哗然。

什么?云七念?!

她可是堂堂叶家的外孙女,怎么会在叶老爷子的寿宴上玩这种东西?

不过大家很快就想到这些年云七念干过的荒唐事,好像……也不是不可能?

宾客们的表情顿时变得一言难尽。

再看向她的目光里,充满了鄙夷和嘲讽。

云七念却微微一笑。

“姐姐,你确定你在洗手间里看到的人是我吗?”

云千羽重重点头,“我确定!”

警察走到云七念面前,“云小姐,请配合我们进行检查。”

叶御风见状,面色一沉就想上前,却被叶老爷子拦下了。

他相信他叶沧海的外孙女不会干出这种道德败坏的事。

若真干了,那被警察带走也是活该!

同时,二舅叶乘风也低声对顾景琛道:“诶,你媳妇儿有难,你不上去帮忙?”
顾景琛紧紧盯着台上。

只见即便被指控,台上的女人也没有丝毫慌乱,反倒是镇定自若的态度,衬得那张精致的小脸越发明艳动人。

他薄唇轻启:“她没有。”

简简单单的三个字,足以表达他的信任。

云七念有没有吸.毒,他比谁都清楚。

所以根本不怕调查。

而这时,云七念也朗声应了下来。

“好!我可以接受调查,只不过丑话说在前头。”

她冷眸微转,淡淡扫过台下的云千羽。

“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一口咬定看到我在洗手间吸.毒了,但不管是真看到了还是故意栽赃诬陷,我云七念的清白都绝不允许随意任人污蔑。

若是呆会儿我真被查出来有,我自当认罚,可如果没有,姐姐是不是也该向我道歉?”

云千羽一滞。

道歉?

给她?

她下意识是想拒绝的。

可想到自己在她酒里面放的东西,又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。

“如果真的是我冤枉妹妹了,我当然会道歉,怕就怕我没有冤枉。

妹妹平常在外面乱玩也就算了,今天可是外公的寿宴,你连今天都敢乱来,是不是也太不把外公放在眼里了。”

很好,诬陷她的时候,还不忘了再踩她一脚。

云七念冷嘲的勾起唇角。

“是吗?既然如此,我们就来赌把大的好不好?”

云千羽一愣。

“呆会儿如果我被查出来的确吸了毒,我自当认罚,可如果没有,你就跪下自打三个耳光以表歉意,如何?”

云千羽彻底呆在那里。

这……怎么和她想象中不太一样?

云七念这个胸.大无脑的草包,什么时候这么有主意了?

这时,云帆适时出声。

“够了!念念你别太过分!”

“到底是谁过分?爸,她只是你的继女,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,难道你信她不信我吗?”

云帆一下就被问到了。

大厅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。

云七念冷冷盯着云千羽,清冷出声:“怎样?赌,还是不赌?”

许是她的语气太过镇定,那种胸有成竹的气势,倒让警察们都开始心生怀疑。

不由疑惑的看向云千羽。

云千羽迅速转了转眼珠。

那杯酒她是亲自看着云七念喝下去的,包里的东西也是她一早就买通人藏好了的。

她就不信,都到这个地步了,云七念还能翻出多大的浪花来。

因此,咬了咬牙:“我赌!”

云七念微微勾起唇角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麻烦几位警察叔叔和姐姐,帮我检查吧。”

初步的检查非常简单,只需要用检测仪扫描一下瞳孔就行了。

至于她的随身物品,以及搜身,自然有另外的女警进行。

所有人都死死盯着台上,云千羽也很紧张。

但想到呆会儿即将出现的结果,她的心中还是忍不住升起一股快意。

云七念,今天就是你彻底跌下云端的一天!

只有你的名声臭了,我才有机会代替你成为云家的大小姐!你所拥有的一切也都会成为我的!

到了那个时候,我看你还有什么底气跟我横!

很快,检测结果就出来了。

警察将仪器上的数据展示在大家面前。

“一切指标正常,没有吸.毒。”

“身上也没藏什么可疑物品。”

云千羽顿时愣住。

怎么可能?她明明亲眼看到云七念将那杯酒喝下去了。

包里的东西也是她亲自找人缝进去的!

这到底怎么回事?

就在这时,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惊呼。

“林苑!林苑你怎么了?”

只见林苑痴痴笑着,摇摇晃晃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。

她像是神智不清似的,一边笑着,一边撕扯着身上的衣服。

“嗯……好热,好难受啊……”

云帆脸色大变,怒喝:“林苑,你在干什么?”

然而此时的林苑,哪里还能听到他的话?

神智早已被药性模糊,只见她没几下就将身上的衣服全部扒拉光了,浑身上下只剩一套内衣裤还能勉强遮羞。

宾客们都惊呆了。

“天啦,那是林苑吗?她这是怎么了?”

“一看就是磕.药了呀,没想到云七念没被查出来,反倒是她自动暴露出来了,这也太离谱了!”

“平时看着她高高在上,一脸端庄的样子,没想到是这种人。”

“别说,胸前还挺有料,嘿嘿……”

在场的宾客虽然大多都是上流人士,但也不乏有些喜欢低级趣味的,都对着林苑的身材品头论足起来。

云帆连忙跑过去脱下外套遮在她身上,心里又急又怒,叶老爷子也气得浑身发抖。

“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紧将她弄下去!”

几个叶家的女眷连忙上去帮忙,可药性发作的林苑哪里是她们能弄得住的?

没几下就挣脱开了。

不仅如此,还像发了疯似的指着云七念,在大厅里大吵大闹起来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小贱人要死了,小贱人终于要死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就在这时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。

云七念不知从哪里找来一盆冷水,对准林苑就兜头泼了过去。

紧接着,几个耳光啪啪扇在她的脸上。

云千羽失声尖叫:“云七念,你干什么?”

云七念冷笑,“我当然是在帮林姨啊,不信你看。”

众人转头看去,果然,林苑原本疯狂的眼眸已经清醒了几分。

云千羽准备的药性不算很强,在激烈的外界刺激下,还是能让人保持短暂的清醒的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她茫然的望向四周,发现大家的眼神都不对劲,不由低头一看。

下一秒,立马失声尖叫起来。

“啊!不要看,不要看!”

云千羽急忙拿衣服替她挡住身体,同时,对叶老爷子哭诉道:“外公,我妈妈向来安分懂事,绝不可能沾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,一定是有人陷害她的!”

叶老爷子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不管如何,林苑在叶家的寿宴上出了这种问题,丢的都是叶家的脸。

他沉声道:“查!到底是谁带了这种东西进来,一定要给我彻查清楚!”

不远处,一直藏在暗处的苏泽见情况不对,下意识就要溜走。
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: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
?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
附子简介
北京私人导游
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,私人导游,旅游接待,默认伴游,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,欢迎咨询。
电话:1399999999
评论信息
我要评论
合作伙伴:
百度